搬家到pixnet

關於部落格
  • 8952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命的價值(一) 十姊妹工具性的一生


我家除了人之外的動物(扣掉蒼蠅蚊子之類的昆蟲),總計兩隻狗、兩隻金太陽、兩隻阿蘇兒、四隻十姊妹和一隻碧鳥。可惜無法取得他們的合照,因為他們各有自己的生活空間。

我家的元老是小莉,她今年快滿16歲,是一隻又老又任性,愛生氣又仗著可愛橫行霸道的小妖怪,更正,老瑪爾濟斯。

然後養了十姊妹、金太陽拍拍、阿蘇兒Bicker、因為他們是群居動物,又各為他們找了伴,這幾年來新添的「生」口(生物的數量)不多,飛走的、老死的、瘁死的加起來倒不少,尤其十姊妹的平均壽命是四年,大約每年都會送走一兩隻,對生命的來去也慢慢淡然,幾乎沒想到要繼續購買生命。

對十姊妹和碧鳥,我僅有義務和相處數年的淡薄情感,他們是偶然出現在我生命中的過客,來了走了,只會留下一抹痕跡,我會記得有一天飛來一隻名叫克拉克的十姊妹,我為她養了很多隻十姊妹,我不敢說他們幸運,但至少他們在我家有可以「立足」的空間、乾淨的飲水和均衡的飲食,讓他們可以每天唱歌、發情、洗澡,勝過被當作工具的命運。

十姊妹是一種人工培育出來的鳥種,他們會生會養,繁殖力旺盛,一年到頭都在發情,他們的毛色白褐交雜,雖然身形小巧,但是相較於同樣嬌小玲瓏的胡錦,他們的外表簡直乏善可陳了。

左邊的圖是不是很眼熟?沒錯!Viewsonic的標誌就是胡錦,胡錦原來是澳洲野鳥,現在被人工培育出多種花色,賣像一直不錯,兒時在市場的鳥店第一次看到胡錦,為他800元的身價咋舌,而人工培育的胡錦多半沒有育雛的本能,簡單來說,就是會生不會養,而「繁殖胡錦」就是「十姊妹」短暫生命中唯一的「天職」——不是繁衍自己的下一代,而是另一個物種的下一代。


實際上,在市面上流通的鳥種裡面,十姊妹的境遇算是很悲慘的,他們是只是一種繁殖工具的「零件」,是用之即丟的,為了利潤,人會去維護設備,但如果螺絲釘生鏽了,恐怕就直接丟了吧。十姊妹大概就像是螺絲釘那樣的角色。

人們繁殖十姊妹來當胡錦的代母,說代母還是好聽的,就是幫人家養小孩嘛,十姊妹生蛋了,繁殖者就把十姊妹的蛋丟了,換成胡錦的蛋,有些十姊妹比較聰明,會認雛鳥(雖然雛鳥都沒有毛,但胡錦的雛鳥喙的兩旁會有兩顆亮點,被稱為鑽石),不肯育(別人的)雛,這叫「不好用」的「代母」,這些「不好用的」和「年紀大的」會被淘汰到鳥店。

有一次,我在一個胡錦家族看到一篇討論十姊妹的文章,大意是一個繁殖者在抱怨十姊妹會吃會拉又不育雛,我心想:「你憑甚麼要人家幫你育雛?十姊妹又有什麼『義務』要幫胡錦當代母?你以為你是誰?」下面的回應十幾篇,原來這些玩家們都很「受不了」十姊妹。

如果你曾去鳥街,可以留意一下,十姊妹的籠子往往在那一牆鳥籠最下面最角落的位置,小小的籠子擠了近百隻十姊妹,裡頭到處都是糞便,十姊妹都擠在一起,幾乎無立足之地,短短的一兩根棲木上停滿鳥兒,完全沒有回身的空間,一隻上去一隻就得下來,能站到棲木上的往往都是較年輕力壯的十姊妹,老一點的只能站在籠底,有時候他們奮力一跳,沒多久又被擠下來,有些甚至瀕臨死亡。

運氣好一點,會被小型繁殖戶或想玩基因的胡錦生手買走,大多數的十姊妹會看著雜沓的腳步聲嚥下最後一口氣,來往的人眼中只有歌聲嘹亮的鳴鳥、五彩繽紛的玩賞鳥或機靈逗趣的鸚鵡,會因為孤單的鸚鵡而感傷,會因為生病的鸚鵡而哭泣,又有誰會在意一隻零買50元,在腳邊不起眼的黯淡生命?

我曾經忿忿不平,甚至討厭胡錦這種外表光鮮卻不會生養的鳥。我可以買下一整籠的十姊妹,甚至可以存錢購買全鳥街的十姊妹,但是有市場就會有人生產,這個結構不是我「個人」的「消費行為」能夠改變的。

我能確定的是,我這輩子都不會「購買」胡錦,因為我明白胡錦的存續是犧牲「十姊妹這個族群」換來的。

生命的價值是什麼?是外表?還是價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