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938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蝸牛與伊藤潤二之一


我一向討厭軟軟濕濕黏黏冰冰冷冷的動物,像是蝸牛。

但這不是天生的,至少我很小的時候還曾經跟鄰居家的小孩抓蝸牛,比賽蝸牛賽跑,國中的時候,雖然覺得噁心,但我還敢把小蝸牛放在手上。(肉色的那種,非洲大蝸牛我只敢抓殼的部份。)

可是現在,我一看到蝸牛,心跳就會漏一拍,這當然不是臉紅心跳的漏一拍,是心驚肉跳的漏一拍。
這個世界上,在沒有安全威脅的疑慮下,唯一會讓我心驚肉跳的動物之一就是蝸牛。

很多人會覺得奇怪,可能又會有人想說
「蝸牛很可愛」,或者
「蝸牛爬的那麼慢,怕什麼?」。

(如果有人想說「蝸牛很好吃。」先給我打一拳再說。)
(我可以理解很多人覺得蝸牛可愛。
I used to be, but right now I just can't. )。

我其實清楚這個恐懼形象的建構是怎麼回事。


小時候第一次看到蛞蝓或螞蟥的時候,大家都叫牠沒有殼的蝸牛,後來知道這種動物會吸血,會在不知不覺中攀附到人體肌膚就食,他們怕鹽,因為體表只有黏膜,鹽分會造成牠們的痛苦。

有一次,我在Animal Planet看到一個特輯,講的就是蛞蝓,訪談的對象是一個研究猿猴還是猩猩的生物學家,她曾經在雨季到馬達加斯加作田野研究,雨季簡直是蛞蝓的天堂。
牠們利用肢體的前端和末端行進,爬行的速度更是讓我膽顫心驚,雨季的叢林,蛞蝓散佈地表、灌木叢、樹梢……,簡直無所不在,在叢林裡行走的人就像被窺伺的獵物,獵食者從四面八方竄出。

在雨林進行研究的學者除了雨衣,會用塑膠袋一層一層把四肢包住,但仍然無法阻止自己被獵食,從一個營地走到另一個營地,脫下衣物的時候,身上往往還留有無數尚未饜足的蟲子。

曾經發生過兩次讓這位學者印象深刻的經驗,兩次都是獨自在雨林中行走,第一次在路途中,她突然鼻血不止,這時她開始努力的擤鼻子,最後果然從鼻腔擤出一隻蛞蝓。

第二次,她要從一個營地到另一個營地與夥伴集合,但她一到目的地,夥伴們突然充國來聯合將她壓制註,原來有一隻自樹梢落下的蛞蝓正趴在她的眼睛上飽餐一頓,夥伴們連忙用小刀把蛞蝓剃掉。

雖然知道蝸牛不會吸血,但是因為牠們相似的外表,我很難明確把蝸牛與這些吸血蟲子的形象切割開。不過與其說我討厭蝸牛,不如說我害怕牠們支離破碎的死狀。


這都是因為伊藤潤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