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95439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WSJ】可再生能源熱潮威脅亞洲環境

亞洲華爾街日報:http://chinese.wsj.com/big5/20061205/ecm143150.asp

2006年12月06日19:12
投資者現在每年都要在“可再生”能源上投入數十億美元﹐乙醇、生物柴油以及太陽能等此類能源能夠減少世界對石油的依賴。但是﹐開發這些替代能源無意中可能會產生一些環境及經濟後果--這些副作用甚至會抵消它們所能帶來的種種益處。

在婆羅洲島上﹐厚厚的雲霧經常籠罩在這個擁有50萬人口的城市上空。島上各處的森林大火是產生這種狀況的主要原因﹐其中一些大火是為了開辟土地用來生產棕櫚油。棕櫚油是生物柴油的重要成分﹐後者燃燒更清潔﹐是柴油燃料的替代品。

border=0淡藍的煙霧有時十分厚重﹐以致於整個城市在正午的時候仍然黑暗陰沉。坤甸的機場有時甚至因此被迫關閉﹐當地的志愿者們走上街頭向人們派發口罩。印度尼西亞的衛生官員報告稱﹐從7月到10月中旬﹐全國共有28,762例因煙霧導致的呼吸系統疾病發生。

現年26歲的快遞員伊馬紐爾•帕塔西克(Imanuel Patasik)坐在坤甸的一家戶外咖啡店說﹕“我呼吸的時候可以感覺到煙霧。”當煙霧特別糟糕的時候﹐他帶著口罩上班﹐但是每天醒來的時候仍然感覺很不舒服。“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他嘆著氣說道。

季節性降雨在過去幾週內撲滅了大火。即使這樣﹐來自婆羅洲島及蘇門答臘島的煙霧覆蓋了新加坡及吉隆坡等東南亞大部分國家和地區--這已成了每年定期發生的現象﹐凸現了全球替代性能源發展熱潮中令人煩惱的黑暗面。專家說﹐為清理森林土地而點燃的大火所產生的數百萬噸二氧化碳及其他溫室氣體都排到了大氣中。這種做法只會加劇大家對全球變暖的擔憂﹐而生產生物柴油的初衷卻是為了減輕這種擔憂。

問題還不只如此。在印度尼西亞及馬來西亞﹐森林被大面積砍伐以種植能夠用來製造能源的農作物或者其他非常規燃料。在印度﹐環保活動家們稱﹐由於農民盡力提高能產出乙醇的糖類作物的產量﹐導致了地下水位不斷下降。

野村國際(Nomura International)駐香港證券分析師及替代能源公司專家肖恩•達比(Sean Darby)說﹕“讓我們正視這個殘酷的現實﹕(推動替代燃料的使用)將使自然環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他最擔心是﹐不斷提高農作物產量可能會引發水資源緊張。他說﹐水和石油一樣珍貴。

一些專家還擔心﹐用於生產生物燃料的農作物將佔據更多的農業用地﹐這可能會推高全球基本食物的生產成本。

這些問題會發展到多麼嚴重的程度﹐以及它們是否能夠通過新技術及更加嚴格的環境保護規定得以解決都是未知數。棕櫚油行業的業內人士等替代能源的支持者們稱﹐這些危害被誇大了﹐而且使用新能源必然是弊大於利。

儘管棕櫚油行業人士承認﹐種植公司有一定責任﹐但是他們認為印尼的大部分大火與種植棕櫚無關。馬來西亞棕櫚油協會(Malaysian Palm Oil Association)前會長、現擔任行業顧問的錢德蘭(M.R. Chandran)說﹐我們成了攻擊目標﹐這不公平。印尼的森林大火通常是當地農民為收割作準備時點燃的。他還辯稱﹐印尼的木材業應該對森林流失負主要責任。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世界觀察研究所(Worldwatch Institute)所長克里斯•弗雷文(Chris Flavin)說﹐從變化速度上來看﹐替代能源領域與互聯網相差無几﹐全新的技術將有助於解決其產生的附帶問題。

在美國﹐關於玉米生產乙醇的問題一直在學術界及農業領域爭議不斷﹐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教授環保政策的大衛•皮門特爾(David Pimentel)教授的著作是引發爭議的原因之一。他一直對乙醇這種燃料的價值充滿懷疑。他認為﹐為了生產生物燃料而不斷擴大玉米的產量將耗盡水資源﹐並且添加的化肥及化學物質會污染土壤。另外﹐在這個過程中農用設備及乙醇轉化裝置還需要大量的傳統能源維持生產﹐這樣算下來所生產出的污染更低的燃料能夠帶來的好處基本都被抵消了。

美國農業部(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研究員進行的一項研究及其他研究得出了較為樂觀的結論﹐並對皮門特爾的研究方法進行了批評。

對替代能源的批評可能對企業產生重大影響﹐即便這些批評經證實是被誇大的。據總部設在倫敦的New Energy Finance的數據﹐投資者去年在全球範圍內對太陽能、乙醇以及生物柴油等能源的投資達到歷史最高水平490億美元﹐較前一年增加了60%。New Energy Finance是一家專門研究分析可再生能源的公司。

但是﹐很多替代燃料的商業化依賴於政府的支持﹐比如享受政府補貼或稅收優惠等。因此﹐當地的抵制情緒可能會危及到這些新燃料的經濟生存力。

對棕櫚油來說更是如此。它曾是一種最普通的商品﹐但它的價格在今年1月至11月間上漲了約35%﹐這得益於對生物燃料需求的上升。

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在10月建議歐盟禁止使用由棕櫚油製造的所有生物燃料﹐原因是他們擔心對這種農作物的需求會加快熱帶雨林國家的森林流失速度。在印尼﹐環保活動家協助阻止了一項由中國支持投資的項目﹐這個預計耗資80億美元的項目本來可以產生全球最大的棕櫚種植園。

在上個月﹐英國最大的電力公司之一、德國電力巨頭RWE AG旗下的RWE npower稱﹐該公司準備取消每年消耗數十萬噸棕櫚油來發電的項目。環保團體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曾抱怨稱﹐這個項目對全球對棕櫚油的需求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進而使東南亞的熱帶雨林遭到更大的破壞。RWE npower稱﹐它之所以放棄這個項目是因為他們找不到足夠的能持續生長的棕櫚油作物供應源。

大多數消費者仍然將棕櫚油看作是食用油的原料。這種油是由棕櫚紅色果實壓榨產生的。它們主要產自馬來西亞及印尼﹐因為這裡的氣候條件是大型種植園的理想選擇。但是這種油經加工後可以成為燃料。它可以與傳統的柴油進行混合生產出混合能源--比如80%的常規柴油及20%的生物燃料混合﹐這種新產物可以直接被加入油箱中。

生物燃料有很多好處。棕櫚油等可再生的農作物可以減少對石油等礦物燃料的需求﹐後者的供應是非常有限的。此外﹐生物燃料比以碳為主要元素的液體燃料燃燒得更清潔﹐釋放出的可能導致全球變暖的氣體也相對較少。

隨著油價飆升﹐包括雪佛龍(Chevron Corp.)在內的眾多公司宣佈了將建設或投資生物柴油廠的計劃。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的分析師在近期的報告中稱﹐有足夠的在建煉油產能可在2008年底前每年生產多達2,000萬噸燃料﹐是目前水平的兩倍。這一產能將輕鬆耗盡全球的所有可用棕櫚油﹐從而產生更高的種植需求。

印度尼西亞有關部門希望借助這種需求推動一些最貧困地區的經濟增長。政府為種植公司提供了低息貸款﹐目標是在今後5年增加150萬英畝的新棕櫚林。官員們表示﹐這可以在指定的土地上實現﹐而不會造成大範圍的環境損害。

但在婆羅洲發生的事情表明出現了不同的結果。作為全球最為神奇的海島之一﹐婆羅洲被環保學家認為是最後一片未開墾的熱帶土地。它是許多珍稀物種的棲息地﹐如大猩猩、雲豹和蘇門答臘犀牛等。

它也是世界上最後一批獵頭族人的居住地。當地的土著達雅人(Dayak)在上世紀90年代末的種族間衝突中還大肆採用了這種殘忍的做法。一些達雅人仍生活在只能通過河流抵達的村莊中﹐睡在建於支柱之上的木屋中。

border=0在十九世紀﹐荷蘭和英國商人開始將婆羅洲島的部分土地用於種植橡膠和其他商品型農作物。後來﹐馬來西亞和印尼木材商為砍伐熱帶硬木毀壞了數百萬英畝的森林。根據全球性保護組織WWF的數據﹐婆羅洲曾經繁茂的熱帶雨林如今只剩下了一半多一點。

現在﹐棕櫚油的走俏威脅到了剩下的這些雨林。在西加里曼丹省﹐1984年時棕櫚林還不到15,000英畝﹐而現在已經達到了約400,000英畝。一輛輛卡車穿梭在顛簸的土路上﹐將棕櫚油運往河港。

新開辟的棕櫚樹種植園對許多達雅人家庭來說意味著工作和機會﹐一些人甚至持有了這些業務的股份。

不過﹐居民也發現種植園面積的擴大帶來的負面影響。它們改變了蓄水區、毀壞了動物棲息地、並導致了東南亞地區長達數月的綿延數百公里的煙霧。

印尼森林下的石炭土在火的持續烘烤下﹐生物質中積累了幾個世紀的碳釋放到大氣中。上個月在聯合國一個氣候會議上提交的研究顯示﹐在考慮到燃燒等因素後﹐印度尼西亞是僅次於美國和中國的全球第三大碳排放國。

英國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的高級講師蘇珊•佩奇(Susan Page)說﹐將這些火熄滅可能是消除向大氣中排放碳的方式之一。她主要研究東南亞地區的碳排放問題。

當然﹐棕櫚樹種植園並不是導致婆羅洲島上森林採伐和煙霧的唯一原因。伐木者造成了大量森林的退化。土著居民長期延用的就是刀耕火種的農業方式﹐他們通過燒荒來清理耕地。

但印尼環境官員表示﹐種植園讓這一問題更加惡化﹐部分棕櫚油行業的管理人員承認﹐這個行業也是罪魁禍首之一。通常的情況是﹐公司砍伐了樹木後﹐留下了大量廢棄物需要在種植棕櫚樹前清除。而最廉價簡便的方式就是付之一炬。

距坤甸4小時車程的一個新辟棕櫚樹種植園可以讓我們瞭解一些燃火帶來的影響。

這個農場約有1,000英畝﹐基本都是變黑的光禿禿的丘陵。燒焦的木樁從土中露出﹐千瘡百孔的樹幹橫七豎八倒在地上。在遠處﹐稀稀落落一條熱帶灌木叢就是農場的邊界。

附近的村民說﹐農場放火燒荒帶來的煙霧摧毀了他們賴以生存的果樹和橡膠樹。而且煙霧還讓當地的許多人患上了疾病。村長說﹐一位村民就好像瘋了一樣﹐人們不得不將他關進籠子中。

在附近一個可以俯瞰這個農場的山脊上﹐一位帶著松垮的太陽帽、自稱是農場經理的人說﹐他不清楚是誰放的火。這位叫做Kong Tamcheng的人說﹐“我們也是受害者之一。”

Kong說﹐他的雇主──一家叫做Incasi Raya Group的印尼公司──制定了嚴格的禁火政策。他猜測﹐大火可能是由一個粗心的工人亂丟煙頭引起的﹐或是“利益相關方”為了“毀壞”公司的聲譽而引燃的。

但西加里曼丹省的環境影響評估主管Untad Dharmawan說﹐印尼有關部門正在調查9家棕櫚油公司非法縱火的問題﹐其中就包括Incasi Raya Group和它的經理Kong。這位官員出示了一批在Incasi Raya的農場實地拍攝的照片﹐稱他的部門有證據證明是該公司自己放的火。

記者打給印尼巴東Incasi Raya辦公室的電話無人接聽。

印尼官員稱﹐他們在竭盡全力打擊縱火和非法砍伐森林的行為。比如﹐他們僱用了兩架俄羅斯大型飛機來投擲“水彈”﹐並推出了向當地村民分發抽水機的項目。

但預算緊張和在面積如此巨大而道路又很稀少的地區巡邏所遇到的後勤保障問題﹐使用他們的行動遇到了阻礙。省環保官員Dharmawan說﹐“我們最多只能將火勢的蔓延降至最低。”

與此同時﹐棕櫚油公司同環保組織、能源公司等機構一道成立了一個叫做可持續棕櫚油圓桌會議(Roundtable on Sustainable Palm Oil)的機構﹐計劃對遵守指導、將生態危害降至最低的農場頒發認證。

在婆羅洲﹐西加里曼丹省當地一個種植園協會的負責人Tony Hartono說﹐他仍相信從棕櫚油中提取的生物柴油將在解決世界能源問題中發揮巨大作用。他說﹐畢竟﹐這是可再生能源﹐是我們的未來。

Patrick Barta / Jane Spencer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